跳到正文 →

苹果树下长大,程谦要让人人都吃到最好吃的苹果

苹果树下长大,程谦要让人人都吃到最好吃的苹果

(图为程谦)

程谦,晋果创始人兼CEO。连续创业者,曾经创办山脉捷运,专注滑雪客户运输解决方案,在项目进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,他停掉山脉捷运,回到老家……

2015年3月,身在北京的程谦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。电话另一头,程谦的父亲情绪不高。

两人前后说了两个小时,一个酝酿三四年的想法再也无法从程谦心头淡去。挂上电话,程谦赶回老家山西运城万荣县。“电话里说老家的苹果面临滞销,卖不上价,当时心里一紧。农民实在太可怜了,真的,我要为他们做点什么。”

果农的处境程谦感同身受,他的父亲就是万荣县当地的一个果农。“往年的苹果能买到两块五左右一斤。但我知道苹果卖不上价的时候,已经降到两两毛钱了。”回到老家后,程谦一直关注着苹果的价格

苹果滞销的原因很多,大部分与季节性有关。如果前一年的苹果卖了个好价钱,就会造成囤苹果的现象,农民的苹果没有人买,导致苹果价格一跌再跌。“(价格)每天都在往下掉,最后掉到两毛钱都卖不出去。”

一部分苹果以八分钱的价格卖出去,还有一部分烂在仓库里。“苹果滞销触动了我,我当时就决定要做这个事。”程谦想把老家的苹果打造成一个品牌

然而,下这样一个决心并不容易,程谦当时正在做一个滑雪相关的项目,而且已经小有成绩。“当时我们已经覆盖了整个崇礼县的五个雪场,运送客人大概一万人次左右。”

“滑雪是我的爱好,放弃这个项目有点可惜。但是帮助家乡人把苹果卖出去,对我来说更有意义。”做一个有情怀的人,有的人靠嘴,有的人靠行动。程谦显然属于后者

在老家做了几个月的准备之后,2015年10月,晋果品牌正式上线。程谦带着他的新产品,再次来到北京,受到许鲜、一米鲜等十多家合作销售方的热捧。

苹果越丰收,果农越发愁

在果蔬领域里,农民处在最重要,但最弱势的地位。“因为农民普遍接受教育程度不高,信息封闭,无法把控市场上的风险。”一直以来,作为这个领域无形中的观察者,程谦十分了解这个行业的痛点。

而作为果农的孩子,程谦对苹果从生长到出售的过程洞若观火。提起父亲卖苹果的成本,他如数家珍。“粗略算一下,苹果的土地成本6毛钱,冷藏库1毛5,箱子辅料2毛5,边际成本5毛等等,加起来一斤苹果的成本达到1块5。”

程谦计算的这些成本,没有将父亲的劳作计算在内。在收成最好的年份,程谦家里的果园每亩能收获1500——1600斤的苹果。“如果苹果以每斤2块5的价格卖给经销商,每斤的利润大概是1块钱。”

程谦家里一共有15亩地,核算一年的辛苦劳作,也就挣个两三万。“如果在大年,市场供应充足,苹果很容易出现滞销,就卖不了这些钱,就像今年这样。”果农产品有大小年之分,丰收年称为大年,歉收年称为小年。

“所以苹果的收成越好,农民越发愁。”这种看似荒唐的逻辑背后,是市场信息不对称的结果。在种植、采摘、运输、销售这一系列环环紧扣的链条上,农民处在链条的底端。

越是丰收年,果农挣的钱越少

“即使苹果在市场上卖出好价钱,与果农也没有太大关系,因为钱都被经销商赚走了,果农挣的基本上都是辛苦钱。”如果遇上滞销,苹果两毛钱都卖不出去,农民的辛苦钱也会付之东流。

“我父亲常年劳作在地里,他打电话告诉我苹果贱卖,我从情感上接受不了。而在山西,有千千万万个这样的果农。”正是父亲的一通电话,让程谦下定决心,放下手上的项目,去帮老家的果农卖苹果。

苹果树下长大,程谦要让人人都吃到最好吃的苹果

(看起来十分诱人的晋果却面临滞销)

尝遍全世界的苹果

1996年,程谦从老家来到外地求学。离家二十多年,故乡一直是封闭落后的状态。“之前没有太关注苹果滞销的情况,在外打拼了这么多年,觉得已经有能力为家乡做点什么事情。”

今年3月,程谦回到老家,深入了解苹果生产销售的整个流程。“我来到地里,跟我爸一起干活,从开始给花受粉,到结果子以后怎么去套那个膜,体会种植的过程。”每一个苹果生长关键点的季节,程谦都会亲自地里干活儿

在感受苹果生长过程的同时,程谦也在着手研究评判一个好苹果的标准。“以前都是我爸在种,我只是吃我爸种的苹果,没有特别的挑剔。”和程谦一样,大多数人吃苹果只是看见就买,极少关注品牌。

“但是,当你真正把各地的苹果拎出来对比的话,差别就出来了。”为了让调查尽可能全面,程谦尝遍了世界大部分地区的苹果:新西兰、南非、美国、智利……

“一共吃了大概20种苹果,把每种苹果的信息都做了一个分析,做成了一张表。”在程谦所说的这张表上,详细记录着每个品种的产地、成熟时间、甜酸度、脆的还是面的、果皮红的还是青的。每吃到一个新品种,程谦都会记录上去

不仅在国外,国内苹果的种类已经足以让人们眼花缭乱,国内有环渤海湾地区、黄土高原地区、新疆地区、西南地区等四大苹果产区,其中以环渤海的山东苹果最为著名。国内各大产区的苹果,程谦也都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。

“我尝了这么多苹果以后,从口感上排名来讲,我认为晋果是排第一的。”程谦十分自信地说道。

苹果树下长大,程谦要让人人都吃到最好吃的苹果

(晋果运输中)

最好吃的苹果

我这个人嘴是比较刁的,所以有这样的自信。其实在整个鲜食领域,对苹果也有一个评价标准。”程谦说的评价标准,是指苹果的含酸量、含糖量以及果实硬度。

“按照世界范围的标准,一个苹果好吃的前提是有0.2%~0.5%的含酸量。在保证含酸量的同时,含糖量的要求一般是大于14.5%。甜中带酸,这样的苹果入口以后口感是丰富的,酸甜有层次。”

“还有一个影响口感的因素是果实的硬度,标准一般是在8.5。但是硬度对口感的影响,是因人而异的。所有这些因素形成了大家对一个苹果味道的综合判断,一个有果香味的苹果肯定是到达上面的这些标准的。”

很多人吃了我们的苹果,咬一口,嗯,小时候的味道。小时候的味道是什么味道呢?真的有苹果的味道。”程谦认为,无论是米、蛋,还是其他的作物,还有水果本身,真正吃出每个食材自己本身的味道,才是最好的味道。

“山东的苹果是国内最有名的,地方政府的大力推广功不可没。但是苹果生长所需的7个条件中,它的温差不够。黄土高原满足了这7个条件,而且晋果在含糖量、含酸量、硬度等方面的指标都达到标准。”程谦指出,不管是新西兰,南非,还是智利的苹果,口感都没有像晋果这么丰富。

2015年十一过后,是苹果收获的季节,第一批晋果从山西运往北京。“我从顺义的库房往家里拉了两筐苹果,拿给小区邻居尝了几个,大家都说好吃。”正是这一尝,邻居口口相传,纷纷找程谦预定晋果。“那两天,苹果都卖疯了!”

晋果的受欢迎程度大大出乎预料,给大半年来一直埋头研究苹果的程谦增添了不少信心。

“丑”苹果开拓大渠道

但是单论颜值,晋果的卖相一般。“用我们当地的话讲,苹果的卖相讲究‘三无一净’,晋果是能达到的。”所谓“三无一净”是指无磕碰,无干伤,无果锈,果品干净。

“不过,人们往往喜欢看起来更红的苹果。”苹果的红度与种植方法有关,生长过程中用纸袋套起来的苹果红度能达到80%以上,晋果采用的是塑料膜,红度在30%以上。“红的更好看,但是口感特别差,消费者很容易根据颜色陷入误区。”

在对口感的追求上,程谦有种近乎乔布斯的偏执。“作为一种食品,好吃才是第一位的。”

程谦还把这种口感至上的理念贯彻在营销中。在各个社区的妈妈群里,以及白领聚集的办公场所,程谦捧着晋果分给大家试吃。“只要尝了晋果的人,就一定会买。”事实确实如此,很多人当即表示要购买晋果,还有的人买苹果认准了晋果的牌子。

“有一次和爱戴妈妈的CEO谈合作,刚好有一个活动,有20个妈妈在现场,我把苹果拿过去让她们试吃。”追求生活品质的妈妈们不仅购买了晋果,还催促程谦赶紧拓宽购买渠道

“前两天谈的生鲜O2O许鲜,我把苹果拿给他们采购总监试吃之后,当即表示要和我们合作。”除了许鲜,晋果的销售渠道还覆盖了一米鲜、水果管家、果乐乐、每日优鲜,以及部分大型超市

“(苹果)销路特别好,但是知道晋果这个品牌的人还是比较少,未来希望能与明星、媒体合作,把这个品牌树立起来,让更多人知道晋果。”据了解,沙宝亮一家人也在吃程谦提供的晋果。

“另外,我们以后还会推出‘晋果合伙人’,这是一种比较好玩的方式。”所谓的晋果合伙人是一种分销制,每个合伙人会得到一个专属的购买链接,如果朋友通过这个购买链接购买晋果,合伙人会得到一部分提成佣金。程谦希望未来有明星可以成为晋果合伙人

“我们整个运城地区苹果年产量在200万吨,大概160亿的市场产值,未来希望我做的事情能够解决40%的苹果销量。”在不少外人看来,程谦做的事情带有公益性质。但是程谦很少把这些挂在嘴上,他常称自己是“一个帮家乡卖苹果的人”

苹果树下长大,程谦要让人人都吃到最好吃的苹果

归类 创业者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