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正文 →

女性创业者Blair:手握客户LV,却立志做初创企业的“奥美”

女性创业者Blair:手握客户LV,却立志做初创企业的“奥美”

(图为Blair Lee)

Blair Lee,85后创业者,Digital Linker(以下简称DL)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。从跨国广告公司高级品牌顾问到创业公司CEO,从服务奢侈品巨头LV到服务初创企业,在国内的大环境里,作为一名女性,Blair带领DL从零起步,显然要克服众多障碍。

2015年3月,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(中国)选定Digital Linker作为其国内数字营销策略及调研报告的合作者之一。Blair在上海杨浦区宝地广场的写字楼里,和小伙伴一起分享了这个好消息。

这个时候,距离DL成立不到8个月。

美国德勤咨询公司发布2015奢侈品全球力量报告,LV以217亿美元的品牌价值稳居第一。LV选择DL做为合作者,让国内外4A公司大感意外。“算是一个‘偶然’吧。” Blair 笑称,“可能是因为初创团队更容易产生创造性思维。”

Blair口中的“偶然”绝非像她说得那么容易。为了拿到LV订单,DL团队作了大量细致的准备工作。“当时进行了很多调研,还帮LV一起完成了付费case study。我们提了不少适应现在数字媒体传播环境,可以发展成为新商业模式的建议。”

而相比大公司,DL更加关注互联网创业企业需要。“互联网创业企业乐于接受新鲜事物,扁平化的组织架构可以让有效的建议在最短的时间里落地。”

至今,DL已经为多个领域的互联网企业服务,涵盖了智能家居、穿戴设备、环保材料等……而且,DL还在布局建立数字营销领域的“营销数据库”。

所有4A,都在“for A”

研究生毕业后,Blair如愿进入了一家4A广告公司。在工作过程中,她发现了一些行业的通病。

“拿当时服务过的一家跨国公司来说,单单是发一条微博,都需要层层审批。所以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做到真正的即时营销,在社交媒体的环境下也就很难突围。”“大企业病”让负责执行的乙方很头疼。

而从广告经营者的角度来讲,公司还是喜欢争取大客户。“但这是一种不良的商业业态。大家都去为大公司服务了,那这些初创企业呢?”

不过,Blair没有立刻选择离开,而是有意识地进行了一场严格的自我培训。“有一点你必须承认,4A公司都非常专业,从流程到各部门的协作都非常值得学习。”

广告行业的内在逻辑,Blair渐渐看得清楚。她通过学习,在工作中磨练,摸清楚一整套4A公司工作的方法论。

“我必须凭借在项目组当中尝试多角度的服务不同的客户,快速地学习、快速地成长,最重要的是学会独立思考,然后把自己培养起来。这样的话可才能够支撑我去创业,包括怎么独立跟客户会谈业务。让客户明白我们的营销理论具有价值。这些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是最痛苦也是最为宝贵的经历。”

伴随这样的经历,Blair最终选择自己建立数字营销团队。

2014年8月,DL成立。成立之初,公司就拿到了天使轮投资。

注:4A一词源于美国,是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ofAdvertising Agencies的缩写,指“美国广告代理协会”,该组织最主要的协议就是关于客户媒体费用的收取约定(17.65%),以避免恶意竞争。后来各地又形成了地区性的4A广告公司。4A协会对成员公司有很严格的标准,其中最著名的4A公司是奥美集团。

谁来“拯救”初创企业营销短板?

已于今年春天完结的美剧《广告狂人》,描述了以1960年代为背景的美国广告业黄金时代残酷的商业竞争。这部剧让多数人近距离观察到广告从业者:这个行业的人衣着光鲜,注重品味,时常出没在曼哈顿的顶级写字楼里。

反观大多数互联网的从业者:随性、自由,不重包装,接地气。两个行业似乎格格不入,但Blair从中发现了行业的痛点。

现在创业企业非常多,它们中大多数以技术为主导。“以技术人员配备为核心的互联网创业企业,有些缺乏广告营销的思维。”Blair一语中的,道出了现在90%以上的互联网企业运营推广乏力的症结所在。

“显然,传统的4A公司不会选择为初创的互联网企业服务,通常一个大客户的业务就能让一个广告公司立足并保持持续的盈利。”大树底下好乘凉,大概是广告行业的一个现状,Blair深谙此道,DL先是拿到了LV中国的业务。

“获得大单是对你业务能力的认可,它会为你带来一些附加值和品牌背书。”不过,Blair创业的初心并不在此,那些人员流动大、具有几何增长可能的互联网企业才是他们将来要培育的客户群体。

“我们就是想成立这样一家公司,帮助那些初创的具有互联网思维的企业。上海还没有一家机构在做这件事。”国内互联网初创企业的发展普遍是摸石头过河的状况,Blair希望通过专业的营销思维,让互联网企业走出推广困境。

Blair认为,互联网公司在传播上有天然的优势。“它们对于决策的反应速度非常快,而且大家的声音都会被听取,真正有价值的传播方案能得到很好的实施。同样在技术上,也可以得到有效的配合。DL也同样会实时了解客户的反馈,从数据中及时调整策略。”

谁来“拯救”初创企业的营销短板?Blair的答案是:DL。

女性创业者Blair:手握客户LV,却立志做初创企业的“奥美”

(图为DL公司作品墙)

数据即服务

如果你有一个餐饮O2O的项目,你能说出用户是谁吗?或许你会回答学生、白领、广场舞大妈等等,但是你能说出他们的何时就餐、上网与否、口味爱好、消费能力等等这些与项目相关的用户数据吗?

“很多互联网企业,对自己的潜在用户没有足够清晰的认识。核心用户群体固然重要,但是如何在数字传播环境中将自有的核心用户扩展到潜在用户群体,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。”用户分析是企业制定发展规划的依据,但是不少企业并不是很重视。所以DL为创业公司提供的服务,从用户分析开始。

“我所在的行业现在什么样的环境?我的竞争对手,我的同质的产品,它的营销手段是什么?我应该让谁去看到我的广告?应该怎么看到?他们看到之后会得到什么样的印象。”Blair一口气列出了很多初创企业模棱两可的问题,DL都会用具体的数据分析呈现出来。

今年7月,DL就为一家互联网企业做了一个消费者类型梳理。“前期我们为其做品牌梳理,指定传播策略,用户的数据就会纳入我们的数据库。然后我们根据不同的客群,帮它规划、设计、执行了一个完整的数字活动。”

Blair所说的“活动”模式是一个很有趣的游戏。“当时正好是夏天,他们推出了一项新的产品功能。在游戏中,我们对产品的新功能进行了植入。让大家在游戏中去感受获得品牌信息,这是很好的情感和体验营销。”活动效果出奇地好,很快双方建立了长期的合作。

活动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服务的终结。“我们会把整个活动记录下来,分类将其录入我们的数据库,建立属于这个企业的专属档案。这会形成一个垂直行业非常有价值的数据。”这些数据都是为了以后企业的新产品或者新功能上线提供服务。

但Blair认为DL建立数据库的最大亮点是跨界合作。“比如我们做过的一个旅游类的APP和一个无人机航拍项目,两个客户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关系,事实上两者有一个共同的客户群体——95后。他们在同一个孵化器机构相互并没有什么联系。我们就建议他们进行一个跨界合作,最后实现了互利共赢的效果。”

目前,DL已经布局与全国创业服务机构达成合作,更方便地为初创企业提供数字传播服务。

生活在别处

作为创业者,Blair正和DL小伙伴们为了自己的事业奋斗。作为女性,她一直生活在别处。

“压力肯定是一直都有的,大家有时候会觉得你是异类。”在国外,女性创业者和领导人比比皆是,德国总理默克尔,美国下一任竞选总统希拉里等等,。但在中国,对女性创业存在一些偏见。

“有人会怀疑你的能力,资历,有人会觉得你仅仅是在靠脸吃饭。其实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?客户该拒绝还是会拒绝。”Blair坦言自己害怕被别人怀疑,她觉得包括创业在内的所有事情逻辑都一样,仅仅因为性别就下定论有点让人哭笑不得。

“也有一些心理学家讲过,女性比男性更加敏感,所以在创业中更冷静。我尝试在创业的每一个环节尽量保持冷静思考,尽管也有过很多教训。我记得马云所过,女性创业不会捅大篓子,男的就不一定了。”今年5月的全球女性创业大会上,马云再次表达了对女性创业的支持:在这个世界上,最能适应变化的是女人和小个子男人。

“所以我有时候就想,创业者的心理素质也是需要磨炼的。在工作上就需要强势一点,毕竟肩上有公司和员工的信任。在生活上,我不是很希望别人太关注我。我本来也是一个粗线条的人,也有女生脆弱低落的时候。我不想因为工作把自己逼成一个女汉子,那样挺可悲的。”

“而且作为创始人,不能把压力转嫁到别人身上,必须自己扛着。很多时候,我还得想办法方法去安慰别人。”工作上的压力,Blair选择一个人承担。

“我和同事,我希望我们之间是合作,而不是纯粹的管理。我希望所有的人都会对自己负责的工作有创造性的思维。虽然工作的时候,我很少流露出感性的一面,相对强势,但内心我是挺感谢我的小伙伴们的支持,还有家人的理解。”

在巴黎大学的墙壁上,兰波写下“生活在别处”。流亡法国后,米兰·昆德拉创作《生活在别处》一书让这句话人尽皆知。女性创业者Blair,没有像传统女性一样安于生活的平庸,而是选择了人迹更少的那条路,生活在别处。

归类 创业者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