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正文 →

哈利·波特隐身斗篷MADE IN CHINA?他们要做中国的贝尔实验室+国际孵化器

哈利·波特隐身斗篷MADE IN CHINA?他们要做中国的贝尔实验室+国际孵化器

(图为姚冠宇)

姚冠宇,Alphawolf中关村智能硬件企业加速器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,创客全球孵化器CEO。隐形材料,芯片弯曲,大型仿真软件。这些听起来像是科幻文学中的词汇,正在被Alphawolf小伙伴们变成现实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准备孵化更多像他们一样着眼未来的“同道中人”。

2014年底,Alphawolf的小伙伴们由芝加哥回到北京,在中关村鼎好大厦10层,一口气租下了2100多平方米的场地。

2015年1月8日,ALPHAWOLF中关村智能硬件企业加速器揭牌成立,接下来的故事大大出人意料。

至7月,这家成立半年左右的硬件孵化器,合作公司已达到16家,包括贝塔沃夫、御腾科技、酷虫科技、马蹄铁科技、优金思科技、家生活科技等,业务涉及移动基站、特种设备、智能停车、生物识别、智能家居等领域,国内外公司的估值已逾62亿人民币,ALPHAWOLF的创始人兼CEO王乃琛一举登上《财富》杂志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。

巨大的成功源自充足的准备。在Alphawolf的小伙伴们回北京做智能硬件孵化器之前,已经在美国有了自己的实验室。实验室由2015年美国“约翰·巴丁科学研究奖”获得者华人科学家黄文博士领衔,而“约翰·巴丁科学研究奖”在物理学领域号称“小诺贝尔奖”。

但做基础研究这件事毕竟太“重”,超长的利益链让许多投资人望而生畏。就在这时,Alphawolf团队却被在中关村层层“扫楼”看项目的仁远投资集团一眼看中。

紧接着,9月,布局“美国—以色列—中国”的创客全球孵化器启动。作为Alphawolf的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、创客全球孵化器的CEO,姚冠宇和他的小伙伴们将怎样继续下好这盘“大棋”?

能隐形的材料,能弯曲的芯片

超强的科研实力是Alphawolf团队立足智能硬件领域的资本。“我们可以不谦虚的说,我们设于美国的实验室在芯片技术上领先美国20年。”

“芯片弯曲就是从我们实验室出来的。假如说某一个面积上只能放一张芯片,那么我们如果能把芯片做薄做弯曲的话,同样的面积就能放30个芯片,它的功率也就提高了30倍。”

不仅如此,Alphawolf的北美研发团队的芯片技术可以将芯片植入皮肤和心脏,芯片进入心脏之后,可以控制心脏跳动。

而更神奇的是他们研制的一种新材料:

“可见光打在这个材料上,材料就会变成可见光的颜色。通俗的讲就是视觉隐形材料。”

这种类似哈利·波特中隐身斗篷的神器似乎只属于科幻,而姚冠宇说,这种材料即将走出实验室。

不仅是材料科学,在软件技术上,Alphawolf团队的科研实力也不遑多让。其设计的大型仿真软件可以为高铁、动车甚至尖端军用设备提供逼近真实的模拟环境。

“在咱们国家,建完高铁之后,要真正通车,一般要过大半年,为什么?这是因为列车在试运行阶段,空车跑几轮,300迈跑几轮,400迈跑几轮,半年后才能算出一个最恰当的时速,设定好哪段时间要快,哪段要慢,时长合不合适,安不安全,等等。”

而这种高成本的实物测试其实是很笨的方法。“从1数到10,我们可以掰手指头,数到100我们还要掰到100吗?这不是有计算器嘛!”

“美国的高铁建成之后说走就走,说提速就提速,就是因为有大型仿真软件模拟了试运行。如果中国也有动车运行的大型仿真软件,每年可以节省的人力物力财力,是极为可观的。”姚冠宇说。

把牛逼的技术带回中国

伊拉克战争前的一个星期,美国研制出了一款导弹,一周后,投入实战。

“这是为什么?也是因为他们有大型仿真软件,可以模拟最逼真的环境,把各种因素都考虑进去,在电脑上就完成了试射。”

而研究这款大型仿真软件的华人科学家,也是Alphawolf团队在美国的合作伙伴之一。

然而问题来了,把芯片、材料等尖端技术从美国带回中国,会遇到阻碍吗?

“我们在芯片研发这个阶段处在领先水平,但是在美国,我们并没有实践的能力。而且即使我们在那边有实践能力,我们做出来的东西,也带不回国。”

基于这种考虑,Alphawolf团队将美国实验室定位于拥有顶极的设计能力,而将真正的落地项目带回中国。

“我们后来想,我们怎么才能让我们项目落地呢?最后想,我们还是必须要回北京,必须要在北京做一个加速器。”

先做加速器,而不是实验室,这是他们的思路。“毕竟我们未来做这些实验,做这些研发,其实是为企业服务,所以我们要先深入到这个圈子,我们多了解一些咱们中国的科技行业的发展。”

“而技术落地,其实是专利问题。美国那边的算法也并不一定完全适应中国,我们只要有这项技术,完全可以在中国从头来一遍。有这帮人,就行了。”

哈利·波特隐身斗篷MADE IN CHINA?他们要做中国的贝尔实验室+国际孵化器

(姚冠宇和他的小伙伴们)

不想当创业者的科学家不是好老板

“我们要做的不是中国制造,是中国创造。”

这句话的底气在于“基础研发”。“基础研发就是把一个从来没有的东西变成有,而不是把已经成型的几个技术重新排列组合一下,攒出一个‘升级版’。”

“我们研究的是芯片、传感器和算法。这三个领域是智能硬件乃至科技领的三个关键点,这三方面的发展意味着科技进步。”

然而高技术也意味着高投入。Alphawolf团队也聊了很多投资人,被问及最多的就是:我投你们,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挣钱?

然而他们却被在中关村层层“扫楼”看项目的仁远投资集团一眼看中,双方一拍即合,当即决定合作。

“我们的投资人非常好,他会毫无保留地帮你,找这么一个资方也是特别不容易的。我们现在处的像一家人一样,这真是我们的幸运。”

紧接着,双方合作的创客全球孵化器正式开启,姚冠宇作为Alphawolf的首席运营官带领着团队接管创客全球孵化器的运营管理工作。

“我们不着急拿地,而是做一块就要把这块儿做实,企业要填满,项目要做好,这是我们的目的。”

“美式”创业服务

“在中关村,孵化器的租金其实是非常尴尬的。在创业大街这块儿,哪怕每月收一块钱,都是没有竞争力的,因为许多孵化器是全免费的。”

然而创客全球还必须要收费,均摊成本。不过,比起成本来说,创业公司更关心的其实是资源和服务。

创客全球的优势在于,对智能硬件领域的创业公司,创客全球可以为他们提供芯片、传感器、算法领域的国际顶尖科学家作为支持。

而创客全球服务的另一个独到之处是创客学院。

“美国的很多大学都有创业课,这在中国还比较稀缺。我们会与高校合作,开办‘创客学院’,向在校大学生教授创业知识。”只要项目够好,学生毕业后创客全球还会给予一笔融资,帮助项目成长。

创客全球希望培养创业者务实的态度。“我们曾经见过一个做硬件的团队,进门话还没聊,看见老板办公桌上是一堆碎了的零件。原来是老板自己拿锤子检验产品合不合格。我们觉得他们非常务实。”

此外,创客全球已与洪泰创新空间、魔豆工坊、硅谷幼发拉底等知名孵化器结成联盟,为企业提供媒体、技术、渠道、融资等全方位支持。用姚冠宇的话说,所有一切,只是为了孵化好企业。

归类 创业者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