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正文 →

吴际超谈创业:我们的初心,就是为“淘金者”“送水”

吴际超谈创业:我们的初心,就是为“淘金者”“送水”(图为吴际超)

19世纪中叶,美国加州传来发现金矿的消息,数以万计怀抱梦想的淘金者潮水一般涌入加州。小农夫亚默尔发现,随着淘金者的井喷,金子越来越难淘,沙漠里的淘金者也往往焦渴难耐。于是他转而为淘金者卖水,并因此发了大财。
这个故事被广泛解读为只有敏锐把握商机才能赚大钱。但我猜想,亚默尔一开始想到的肯定不是钱,他想到的应该是:我真的该给这些在沙漠里玩命的家伙们做点什么。

既然都要走,不如一起做件伟大的事儿

吴际超作为一个“前著名工程师”和“大龄创业青年”,被年轻的创业者们尊称为“超哥”。在新浪微博任职的时候,作为技术部门主管,他发现手下的工程师走的总是很快,几乎每2到3年,所有工程师就要换一遍。而这些经历了“大厂”洗礼的工程师们,大多被创业公司挖走了。

这一现象促使吴际超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。他认为移动互联网是未来主流,而他自己在技术领域有着很强的“挖矿能力”,而且既然身边的朋友都要走,不如大家一起跳出来,做件伟大的事。有了这个想法,他很快就走上了创业的道路。

在吴际超眼里,创业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儿。关于创业有很多的说法,他比较认可的是创业是一次经历,人生的价值就在于多经历,经历的多,酸甜苦辣就多,你在同样的时间里,活出了“浓缩”的人生,味道必然比速溶的更加醇厚一些。

不过并不是所有创业者都能完全这么想,包括“超哥”在内。创业者很难洒脱到迈过“成功”这个坎。吴际超自谦还算不上一个创业成功者,但这几年的创业经历让他见到了许多各式各样的创业者,他总结,总体来说,那些比较成功的创业者,一般都具有两个特点:项目有魅力,人品靠得住。所以每当有人问他自己适不适合创业的时候,他都会反问两个问题:你的项目足够吸引人吗?你是个信得过、靠得住的人吗?

在吴际超看来,是否是一个合适的老大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候体现出来。其实就是一句话,遇到困难?放着我来。虽然这未见得是一个最省力的办法(也许真的是个笨办法),但是确实有效。吴际超初次创业的时候,一起工作的同事没有人会Android,他说那我来,其实他也不会,那就学,边学变做。后来需要采访,又遇到同样的问题,他说我来,然后努力把自己的技术思维转过来,硬生生做起了记者。

创业是个社会学

对于吴际超这一代工程师来说,创业是一件时不我待的事。这一代的工程师经历了从PC到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变革,已经在动荡中经受了洗礼,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教训,在技术转型中不断试错。不创业,他们丰富的经验很难被最大程度的挖潜,同时他们所掌握的技术也面临被快速迭代的危机。

与此同时,目前是近20年来创业的最好的时代,吴际超这一代工程师正处在了互联网时代的前沿。用他的话来说,我们这一代工程师,创业的还很少,而新一代的工程师、互联网从业者,已经把创业作为了一种生活方式。

在创业初期,由于经验的缺乏加上底气不足,吴际超的团队还是以一个把事情做成的角度来考虑问题。后来他逐渐觉得这件事应该做成一个事业,让这件事成为具有共同价值的事,他甚至开始想要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记。

吴际超常说,这是个创业的好时代。有人为你的梦想出钱,有人教你(创业课堂),甚至连技术这种老大难问题都有公司可以为你低成本护航。他因此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创业会成为一个正常的职业选择。

吴际超谈创业:我们的初心,就是为“淘金者”“送水”
(吴际超在创业课堂演讲)

互联网时代的工程师看似掌控一切无所不能,其实是一种很有局限性的动物,俗称“程序猿”,别号“码农”。吴际超也曾是“程序猿”中的一猿。一开始创业的时候,他只要想到一个点子,就关起门来写代码。而正是因为用这种闭门造车的线性思维思考创业,忽略了创业过程中最重要的社会因素,他在创业的前期没少碰壁。

吴际超说,他经过不少历练最后才学会用一种极为客观的眼光看待团队优劣势,看待项目是否可行,是否可能被投资人接受。这些都是重要且关键的问题,又恰恰不是技术问题,所以他总结道,互联网创业没技术绝对不行,光有技术也绝对不行,创业这件事,是个社会学。

道路漫长且曲折,创业者往往需要给自己3、4年时间。创业不会一帆风顺。吴际超有过两次失败的经验。2013年开始在旅游方面尝试,后来做线上广告营销,两个项目都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能成功。不过在这个过程中,吴际超学到不少东西,认识了不少创业者,发现了许多创业团队有大量技术问题亟待解决。于是他的思路开始转向将优秀工程师资源共享。

面对稀缺资源,唯有共享经济

目前互联网行业的一大问题是优秀工程师的人才缺口太大,吴际超说。工程师的人才培养周期至少需要“4+2”或者“4+3+1”,即4年本科加2、3年工作经验或者4年本科3年研究生再加1、2年工作经验,这个周期是非常长的,而在大约2013年前后,随着互联网创业的兴起,互联网工程师岗位需求量突然增大,常规的人才培养完全不能满足需求,而较长成长周期决定了需要5年以上的反应周期才能弥补目前巨大的人才缺口。

共享经济是解决这种供需严重不平衡问题的最好办法,吴际超说。因为技术本身是有生命力的,如果完全依赖外包风险太大,靠自己又往往很难找到真正的专家,共享经济把专家资源作为一种公共资源来使用,解决了“兵多将少”的问题。

在具体解决问题的过程中,由于创业技术问题往往是点状分布的,适合“大神指方向,技术人员具体实施”这一思路。方向对技术建设非常重要,方向对了事情会容易很多,方向错了往往事倍功半。

吴际超谈创业:我们的初心,就是为“淘金者”“送水”
(吴际超与创业者们)

举例来说,好的架构师好比创立“日心说”的哥白尼,坏的架构师好比创立“地心说”的托勒密。就精确性上来说,托勒密的“地心说”并不差,但是算法实在太复杂,而哥白尼的“日心说”总共只有8个圆。架构师的价值就在于可以用简单的方法解决问题。

这往往需要架构师具有广博的知识,在大量试错的基础上,积累实践经验。这种技能一般是经历过互联网迭代过程的工程师才具备的,而这些优秀工程师大多还在BAT(“百度、阿里、腾讯”简称)等大互联网公司中供职,许多创业团队缺少这种经验丰富的优秀工程师。

我们可以想象,如果一开始就是“日心说”,那哥白尼也许可以在“日心说”的基础上提出“三大定律”,人类也许因此可以更早的登上月球。同理,如果一开始企业的技术模型就由那些优秀的工程师来选型,会大大提高效率,企业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产品、运营上,更可以避免走类似京东商城式的技术大调整之路。

创业者都有一股冲劲,但也因为如此,容易急功近利。许多创业者关心的大多是产品,特别容易忽略财务、法务、技术等等环节,这样容易给创业过程埋下隐患。如果在创业初期能够主动积累这些方面的人脉,当项目发展到一定程度时,这些领域的专家就可以发挥作用。不要等到火烧到眉毛甚至眼睫毛了,才想起技术问题来,这样可能会付出非常大的代价。

大多数创业团队都体会过招人难,特别是招靠谱的技术人员更难。如果把技术人员比作菜,创业团队往往不是“吃不饱”,而是“没得吃”。大部分互联网+企业家都经历从线下到线上的过程,都是以营销、运营等作为看家本领,但却缺乏基本的技术经验,技术人才的稀缺又加剧了这一矛盾。

因此,聚集一帮顶极工程师,提供一对一技术咨询,成为了吴际超项目的核心。在咨询过程中解决企业的核心技术问题,技术团队管理问题,技术成本控制问题,项目管理问题,让初创企业在技术方面不再困扰是吴际超团队的追求。

在访谈的最后,吴际超指出,技术本身不是线性而是指数性增长,加上智能硬件的介入等利好条件,各行业领域都面临着被科技改造甚至颠覆的可能。与此同时,中国发展正处在经济转型时期,大量资本从传统行业流出,流入互联网行业。在科技和资本的双重促进下,一定会撬动互联网创业的深入发展,共享经济在这样的环境下会发挥出不一样的光彩,而他与他的团队,将在这一波浪潮中,给“淘金者”们“送水”。

归类 极牛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