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正文 →

对行业潜规则SAY NO 知果果重新定义知识产权法律服务

对行业潜规则SAY NO 知果果重新定义知识产权法律服务

(图为刘思思)

刘思思,知果果创始人。知果果是一家在线知识产权法律服务电商,至今已服务过数万个企业客户。在同龄人看来,拥有安稳职业的刘思思,在最该寻求稳定的年纪,选择了最不省心的创业。

2014年5月4日,一个陌生电话忽然打来。“我们当时特别诧异,就做了这么简陋一个网站,竟有人要给我们打钱,请我们做商标。”刘思思口中的“网站”便是知果果,这是知果果上线第一天迎来的第一个客户。那个时候,网站仅开通了会员注册功能。

时光回溯,2007年刘思思研究生毕业,开始接触知识产权服务。凭着对行业的热爱,刘思思在之前的单位一待就是6年。在2013年离开之前的工作单位时,她已经为未来做好打算。

“在这个传统行业待久了,会发现办事效率十分低下,而且客户的体验很差。我想能不能用互联网的方式去改造这个行业?”刘思思创业的的初心很简单,提升国内知识产权法律服务水平。

说干就干,刘思思拉来几个小伙伴一块创业。最初刘思思的团队一共四个人,刘思思在北京,其他三个人一个在广东,一个在重庆,还有一个在上海。“他们是我之前单位的同事,跟他们聊完创业的事,他们就辞职过来了。”

创业不总是一帆风顺。原计划在2014年4月上线的网站,拖到5月4日才正式上线。但刘思思对这个仅能实现简单注册的网站并不满意。“我们不是技术背景,我们是法律背景,服务我们做的很在行。但是技术我们是一无所知,所以踩了不少技术坑。”

正如刘思思所讲,知果果用其擅长的法律服务俘获了众多客户。在迈过技术坑后,知果果当月客户单量已经突破10000件,单月流水接近1千万。

如今,从事法律服务的互联网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,从免费商标注册切入的知果果,只是众多模式中的一种。“其实现在大家都还在探索阶段,现在很难说哪个模式最好,未来可能会清晰一点。”

未来,知果果会洞察用户的需求衍生出更多的服务。“其实用户有蛮多的需求,我们帮他们解决实际问题形成了很好的口碑。有个做内衣的用户很好玩,人特别热情,给我们的员工一人送了一套内衣。”刘思思的言语中,满是她对自己事业的信心。

知果果和长城有个约定

2013年年底,离职后的刘思思正在为创业的事情四处奔波。“我经常往中关村创业大街跑,印象中当时那里只是个车库。既然我想做互联网服务,在产品、营销等许多方面我要跟互联网创业者去学。”传统行业出身的创业者,似乎都会经历一个学习期。

学习的同时,刘思思也在着手创始团队的组建工作。“感觉有些人品大爆发,之前单位的同事,是区域中心的负责人,二话不说就过来了。”多年的共事经验让大家对刘思思有种无条件的信任,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,刘思思是一个靠得住的人。

2013年12月18日,北京一个非常普通的冬日。初次成型的知果果团队来到长城。“那天长城的人很少,所以爬起来特别爽。”

虽然爬长城只是刘思思突发奇想,但对团队之间的了解和信任起了很大帮助。爬长城的习惯因此沿袭下来。每年冬天,知果果团队都会去爬长城。今年12月,爬长城的队伍从最初的四个人变成两百多人。

2014年2月份,知果果团队开始了前期运作。“注册公司后,我们就开始找人。”法律服务行业出身的刘思思对团队的业务能力非常有信心。

但是非技术出身的刘思思遇到了不可避免的技术坑。“JAVA、PHP这些东西我们一无所知。在北京找了一圈外包,非常不靠谱,没法把控。”最后,刘思思找到了一个之前的同学帮他们做网站,一个外地的同学。
知果果的帅哥美女

每个成员都有一个水果名

5月,知果果网站正式上线,很快迎来第一笔业务。“因为技术在外地,没法把控,网站推迟了一段时间才上线。”不过这没有影响知果果的业务发展,刘思思积极发展线下,做了一些推广活动。

上线后的网站叫“知果果”,意为知识的果实。“我们希望做这个事情,到最后把智慧成果呈现给人们,让一些无形产品变成可以产生价值的东西。”知果果是个很可爱的名字,其中也寄托了刘思思的某种事业理想。

知果果获得了很好的传播性,团队的成员觉得有意思就都有了自己的水果名。“这个创意就是我们要弄一个好玩一点的事情,法律这个事情还是有点不接地气,所以我们要干点接地气的事情,每个人就取了一个水果名。”刘思思的水果名是“苹果”。

知果果团队的成员虽然干着一件很严肃的事情,但是每个人的性格都是可爱活泼的。“起水果名也是为了减少行政层级这样的东西。”刘思思十分看重团队氛围和企业文化建设。

2014年7月份的时候,知果果发布了新的版本。一直到10月,两个月的时间里规划新的版本。“但我们的技术是远程办公,沟通不到位,新版上线遇到了许多灾难性的问题。”刘思思特意挑选了一个良辰吉日,但新版本没能顺利发布。

但是知果果的业务没有因此受到影响。“我们在服务环节,在业务推广,市场这方面还是可以的。”在业务稳步开展的同时,刘思思又招来一批技术人员,在北京组建技术团队,把之前的技术坑彻底填了。

“当然,我们还是缺人的。”刘思思丝毫不掩饰对人才的渴求。

用互联网思维向“潜规则”开炮

到2015年10月,知果果已经运营一年多。“(订单)量现在非常大,当月已经突破一万件了。”如今的知果果,每个月流水接近一千万,而且这个数字,还在不停地上涨。

但是对于利润,刘思思还没有做过多考虑。“我们更多的是想把这个平台做起来,把用户做起来。”刘思思把目光放得很长远,多年传统行业经验的她,要做的事情就是用互联网颠覆传统行业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颠覆传统知识产权服务业,知果果只做了两步:

第一,免费。商标局商标注册会收取600元费用(原为800元),通过传统服务中介进行注册,中介会收取几百至数千元不等的“服务费”,定价规则极不透明。知果果将这部分费用免掉,只收取工商局的800元注册成本。

第二,透明。知果果将商标注册流程全部透明化,让企业对注册走到哪一步“了然于胸”。知果果的全服务链是:信息确认——注册方案——邮寄材料——审核材料——24小时内提交商标局。

刘思思用互联网思维轻松打破了行业里乱收费的“潜规则”。“行业里乱收费的‘潜规则”和不透明的‘黑箱子’很多,这样可以帮助中小企业前期来降低拥有自有品牌的成本。”刘思思深谙企业的痛点。

事实上,仅2014年,全国的商标申请与注册量就达到2076469件,且每年保持着至少30%的自然增长,商标注册的刚需入口,链接着未来知识产权法律服务的广阔市场。

只靠烧钱留不住用户

2015年上半年互联网企业大爆发,专注于法律行业的互联网公司逐渐增多。随着知果果的成功,行业内的模仿者不断涌现。模仿者的基本逻辑是:知果果依靠低门槛的“免费”策略成功。而“免费”,是极易被模仿的。

然而,模仿者并没有对知果果形成威胁。“(未来注册服务)最终将全部免费,拼的是服务。”显然,刘思思对服务行业的本质把握得十分透彻。

“我们抛开价格不谈,服务本身才是(我们的核心竞争力)。我们自己有一支专业团队,会为每一个用户匹配一个专业的顾问,来一对一为你服务。这可能是我们现在在做的相对重的一个点。”

刘思思强调服务的重要性并非空穴来风,知果果许多新用户都是来自老用户的口碑宣传。“烧钱是留不住用户的,用户认可你的服务才能留存下来。”纵观当下烧钱盛行的O2O,刘思思的话很有启发意义。

做好服务的同时,刘思思会着重解决标准化的问题。“标准化后就不会有特别多的服务变形,你在什么样的环节做什么样的事情,用户也就知晓了。如果你没有做,那客户也都一目了然。所以标准化使我们提供的服务有保证。”

从资本市场来看,2015年下半年互联网行业遭遇资本寒冬。但刘思思并没有对知果果的融资表现出太多担心。“他们都说现在是‘寒冬’,但我觉得可以试一试。”据了解,尽在2014年下半年,知果果就两次融资成功。

更重要的是,有一个一起做事的团队。“要花十年的时间,大家在一起,把这件事一直做下去。”2013年底,登上长城的知果果团队4人立下这个约定。

“刚创业那个时候,我们在租来的民居办公。墙又脏又旧,我还挺怀念大家一起刷墙的日子,哈哈。”如今,知果果已经是一个200多人的团队。12月,这200多个人将会带着团队最初的约定,一起奔赴长城。

对行业潜规则SAY NO 知果果重新定义知识产权法律服务
(图为刘思思和她的小伙伴们)

归类 创业者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