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正文 →

“开干”联合创始人黄兴文专访:创业,就是重新发现自己

“开干”联合创始人黄兴文专访:创业,就是重新发现自己

(图为黄兴文)

2015年8月,“开干”以行业颠覆者的身份杀入营销行业。通过免去中间成本的办法,“开干”推出了“10万包一年”的0利润服务。结果好得让三个创始人都颇感意外——2天1600多外脑申请加入,2个月收到260多家创业公司合作意向,其中不乏明星企业。于是,开干就这样彪悍地干开了。

2007年,26岁的黄兴文开办了他的第1间广告公司,3年内全国发展了7家公司,300多员工。“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”,在不到三十岁的年纪,黄兴文的打拼经历已经是同龄人的数倍。

与黄兴文一样,开干的另外两位创始人李波与申音也早已在各自领域有所建树。“(我们各自的)成就来的比别人早一点点,但(我们)觉得这些东西还远远不够。”黄兴文说。

取得成就早,遇到问题也就早。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其实“春江水寒”,一样“鸭先知”。

随着移动互联网经济浪潮的到来,加上传统广告营销行业重劳力、重渠道、压榨创意人的行业积弊,广告、营销行业总体呈现“各领风骚三五年”的怪现象。

“整个行业都是这样的,做到最后都转行。自己开了公司最后也是大多转行。尤其是互联网环境下面,(我们也)非常恐慌,怎样才能真正改变一个行业,我们跟很多同行一样都在思考这个问题。”

2013年黄兴文的“恐慌”达到了顶点。从2013年到2014年,苦闷中黄兴文去了西藏走遍了西藏最荒凉的口岸边疆,并最终皈依了藏传佛教。经历一番内心挣扎与洗礼之后,2014年底,他决定从头再来。

受到佛教人生哲学的启发,黄兴文终于决定放下羁绊,再次创业。黄兴文把自己的感悟写成文章《关掉公司,趁还来得及!》,发在微信朋友圈上。这是他的第一篇微信长文,没想第一篇文章阅读就突破了10万+。

“写那个文章实际上是我自己下一个很大的决心,是写给我自己的,说了很多行业痛点。如果你更了解传统广告行业的话,你可能比较了解,那个痛点很深,从业的人很多都看到了,只是不愿意说出来。”

后来很多黄的朋友说,你在皇帝的新衣面前说了一句真话。在引起很多人共鸣的同时,又有许多人不认同黄这样说。他们的理由是:你不干可以,你不要戳破了砸别人饭碗啊。

实际上黄兴文最先砸了自己的饭碗。“我真的不想干了,我想把自己的饭碗砸了,重新开始,重新发现自己,你不能老禁锢在一个过去优秀的假象里。做开干我们有点破釜沉舟的味道,我把我以前的几个公司交给别人。李波和申音也是一样,我们三个都放弃了原来了的公司专心来做开干。”

解放创意人

“遇到李波、申音是我的幸运,他们两个在新媒体营销领域一直走在行业前面,而我之前从事的是传统创意行业,从他们那我学到了很多。”黄兴文如是说。

2015年初,李波、申音、黄兴文决定开干。5月份他们接触资本,与投资人一拍即合。7月内部测试,8月份产品对外发布。9月至10月初,一个半月时间,1600多位外脑申请加入,260多家创业公司找到开干,开干已开始为其中数十家公司服务。

旺盛的需求说明,“开干”真正踩中了营销行业的痛点。

传统广告营销行业是一个重人力、轻资产的行业,在重人力的情况下,收益又向渠道倾斜,而实际创造价值的创意人,往往成为广告公司压榨的对象。

于是开干三人想到能不能做品牌营销的uber,把创意人聚集到一起,把中间的成本环节省掉,让创业人赚钱,让甲方找到牛人,买到干货。

“我们觉得要把创意人解放出来,让他们不用创业也能拿到很高的薪水。我们每个小时给他报酬,可能是他在目前公司的10倍以上。”

一个外脑在开干开会一个小时咨询费用是1000-5000元,如按照5000计算,一个月开10次会,就是5万块收益。如果外脑可以每天在开干工作4小时,算下来月薪就可以达到60万,理论上一年下来就是700多万,诱惑力惊人。

不过,三人知道,如果没有足够的市场支撑,解放创意人就是“然并卵”。而市场其实也有市场的困惑。

“开干”联合创始人黄兴文专访:创业,就是重新发现自己“开干”联合创始人黄兴文专访:创业,就是重新发现自己
(图从左至右分别为开干创始人申音、李波、黄兴文)

“开干”干开了

市场上的困惑分两种,一种来自大公司,像成熟的大品牌,比如像加多宝、百度、大众汽车,它们在找广告公司的时候也面对问题。找来找去就这几个公司,创意都差不多,没办法分辨,只是买个安心。

第二种困惑来自创业公司,他们的痛点需求更明显。2014年一年,中国仅获得天使投资的公司可统计的就达6000多家,但是没有一家有实力的专业机构给它们提供服务。

“为什么?因为创业公司有两大痛点:一是钱少,二是要求高。”钱少,做营销的钱就更少。二是要求高,因为创业公司的品牌需求是从0到1的,一般的广告公司做不了。

因此,“开干”把自己定位在“创业品牌营销”上,解决数以万计的创业公司刚需,用尽量低的代价,完成创业公司品牌构建的工作。低价高质如何实现?“开干”想出了两条策略:

第一是把营销链拆分,用小钱撬动关键环节。“既然要为创业公司解决广告营销问题,它钱少怎么办,我们就把整个流程拆解掉,然后聘请外脑帮你解决创业公司对应的关键问题。这样的话,就可以以低费用找到高手来服务。”

第二是干掉渠道差价。媒介渠道差价是传统广告公司赚钱的主要工具。100万的合同,传统广告公司渠道大多都只投三四十万,其他的费用用来做创意,同时要留下较大的毛利空间。

“因为它(传统4A模式)是比稿制度,广告公司比稿需要投入,但投入不一定中标。好不容易弄一个客户,肯定要在这个里面抓百分之五六十的毛利,全年才能够打平。”

所以“开干”实际在帮创业公司“干掉了中间环节”,10万一年做品牌营销,这对于创业公司特别是资金并不充裕的初创公司来说,非常有吸引力。这样一来,“开干”在创业圈里,立刻就干开了。

不是买对,而是做对

传统营销是通过比稿解决“买对”的问题,但是,买对了,就能做对吗?

这一点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尤其重要。“广告营销的四品理论,产品、价格、渠道、促销,实际上大多数创业围绕促销来做,并没有围绕产品来做。而我们追求的是,帮创业公司在营销的原点(产品定位),把事情做对。”

开干这样“做对”的例子很多。iSpa是一家计划上新三板的SPA及美容机构,在全国各豪华五星级酒店有几十家门店。今年开始提供上门美容服务,做了很多推广,但仍找不到自己跟其他竞争对手的区别。经过开干对品牌的梳理,发现iSpa的服务更加高端,客单价也更高,在之前他们一直认为这是劣势。

“所以我们给他们重新定位,就叫做上门美容‘五星到家’,这样就把它跟其他做在线服务的竞争对手区别出来了。我们希望他们不要跟河狸家竞争线上,你由线下打线上,当然你的难度很大,但换个角度你是高维打低维。线下有服务的优势,你应该从这个角度来考虑,线下的优势要发掘出来了,你做的就是‘五星到家’,而对手只是卖产品,在客户中的认同就不一样了。”

像这样的创业公司开干有很多,三个爸爸、the one、人鱼线、燃健身、波罗蜜、马可波罗网、海鲜到炕、贝美钱包、VINCI玩起、春雨国际医疗、云视野、IFDU、智更智能水杯、直系家庭时装……等。

“我们做的就是这样一个事情,搭建了一个这样的商业模式,我们的定位就是中国创业品牌营销第一平台。我们的核心思维是让牛人跟牛事链接,这个是我们做事情的基本逻辑,开干是个连接器。”黄兴文如是说。

而这个不错的逻辑还让“开干”完成了一个创业公司引以为豪的成就:马上A轮了,天使轮的钱,他们还一分都没动,他们有个更远的见识。重新发现自己,他们走在路上。

归类 创业者说